栏目导航

城市清苦人口的人口学特色及其防贫研究

发表时间:2019-03-01

从人力资本理论对人力资本的界定和阐述中可以看到城市贫困人口之所以贫困其最根本的就是人力资本的缺乏。即一是受教育水平偏低、二是技术技能缺乏、三是身体、心理素质较差,从而使他们在当今竞争剧烈的市场经济中处于弱势位置,找不到收入高的工作甚至就没有工作的机会和能力。同时会导致他们物质上贫困、精神上暮气沉沉,生理上体质较弱易发生疾病,造成恶性循环。继而,也会使建破在必定经济基础之上的婚姻家庭的坚固性受到挑战,产生裂痕直至离婚。所以城市贫困人口的家庭累赘相对较重,婚姻状况不佳等等,导致了他们处于贫困状态。

基于对城市贫困人口的实证研究,可以得出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城市贫困人口是一个具有性别结构处于基本平衡状态、年龄结构呈现中老年化——“短纺锤形” 、受教育水平不高、基本处于无工作状态、婚姻状况不佳,离婚人口与丧偶人口偏多、呈现出负担重家庭占比高的家庭结构类型、技术技能缺乏、身体健康状况极差提前进入朽迈多病期、心理健康状况有相称大比例的抑郁、着急等特征的人口。以上研究得到的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既是城市贫困人口所具有的属性,又是人口致贫的直接的、内在的原因。然而,在统一的社会背景下这些人口为什么贫困?其背地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人力资本理论可对其作出答复。

8、城市贫困人口身体健康状况极差。城市贫困人口的身体素质提前进入衰老多病期,即未老先衰。根据我们的调查,城市贫困人口健康状况是:健康的占21.4%,基本健康或者亚健康的的占19.6%,患慢性病或不健康但生活可以自理的占42.1%,患严格疾病或生活不能自理需要照顾的占17.0%。城市贫困人口的健康状况即使与城市老年人口的健康状况相比还存在相当的差距。如表6,城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健康的占49.956,%,比城市贫困人口的健康占比高28.556%;基本健康的比城市贫困人口的占比高19.811%。反而,城市贫困人口患慢性病的要比城市老年人口的占比高33.814%;城市贫困人口患严峻疾病或生活不能自理的要比城市老年人口的占比要高14.65%。如果把城市贫困人口的健康状况与城市老年人口的健康状况作比较,用统计学的χ2测验,得到的χ2值是255.6007远弘远于P=0.01所对应的值11.345.解释城市贫困人口的健康状况与城市老年人口的健康状况相比差异极其明显,假如与总体人口相比差异更大,因为总体人口的健康状况要比老年人口的要好,这是造作法令。所以说,城市贫困人口的健康状况极差是致贫的重要原因,印证了“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社会学法则。

对防贫与反贫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防贫是在对人口致贫的原因研究的基础上,采取对应的防止人口陷入贫困的策略、举动。这主要是人口自身要解决的问题。反贫主要是改变贫困群体的贫困状况,这主要是社会、国家的任务。社会经济发展和轨制改造的终纵目标是使广大国民、社会所有成员自由等同地享受没有贫困的幸福生活,排除贫困不仅是我国扶贫开发的宗旨,也是可连续发展的目的,更是人类社会的终极情势。只有做到防贫才华为反贫工作打消压力。相反,反贫工作目的实现能力为防贫工作提供保障。这是有因果关系的两个方面。因此,为使社会协调可持续发展人类社会必须做好防贫、反贫工作。本文以下重点探讨城市人口的防贫问题。

一、研究对象及研究措施

第四,器重健康促进与疾病预防计划的设计。身材是人从事所有事务工作的成本。身体健康不仅对个人非常重要,而且对家庭亦极其重要。一人健康,全家幸福,一人患病牵连全家。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我们社会调查研究验证了的一个论断。因此,要把预防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的计划作为家庭计划防贫的重要内容。提高人口的健康水平应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健康促进,二是疾病预防。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健康促进是指个人与家庭、社会和国家一起采用措施,鼓励健康行为,增强人们改进处理本身健康问题的能力”。健康促进作为家庭或个人的具体内容是发展个人健康取舍的技能,要通过健康教育和各种方式获得健康信息,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健康和环境。同时,发展个人的健康技能,还要求每个人一直地从生活中学习,自动地寻求健康知识和发展技巧,以提高本人健康水温和应答可能涌现的健康问题以及预防和处置慢性病、外伤问题。疾病预防有助于健康促进,而健康增进有助于疾病预防,二者相辅相成。作为疾病预防,主要是应答疾病产生的原因采取相应的措施。我国原卫生部长陈敏章说:“导致慢性非感染性疾病发病的原因不是细菌,不是病毒,也不是寄生虫,而是社会因素,心理因素,个人生活不良方式与因素引起的。”因此,当今人们要防贫防疾病要有成本的投入,一要学习,二要付诸于实际,自发接收健康教育,把持卫生知识,把卫生科学常识转化为良好的行动,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和健康科学的生活方式,锻造一副好身板。只有这样,能力为家庭发展、国家建设做出较大贡献。

6、城市贫困人口的家庭结构类型呈现出负担重的占比高。在我们调查的城市贫困人口中,其独身家庭占20.55%,丁克家庭占6.3%,二者都是没有抚养负担的一代家庭户,共计占26.85%;其核心家庭占46.9%,单亲家庭占20.55%,联合家庭占5.7%,后三者是有抚养负担的二代及二代以上家庭户,合计占73.15%。而整体人口的家庭户类型由表5可知,没有家庭负担的家庭户占34.15%,而有家庭负担的家庭户占65.85%。由此看出城市贫困人口有负担的家庭户比整体人口有家庭负担的高出7.3%。

本文正是基于迷信哲学的理性思考方式研究了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找到了使城市人口发生贫困的内因和冀望可以防止人口陷入贫困的家庭计划策略。如上所述,城市贫困人口一是受教育水平偏低、二是技巧技能缺乏、三是身体、心理素质较差。总之是贫困人口的人力资本缺乏,适应社会发展的能力不足。另外,城市贫困人口中这贫困发生率较高的人群是年龄在45岁左右的中年人,“这部分人是社会政治、经济、制度变迁的最直接和最频繁的影响者,按艰深的说法就是“不该出生的时候诞生,应该上学的时候没有学上,应该就业的时候上山下乡,应该结婚的时候没有对象,应该养家糊口的时候都下了岗”。 这些主客观原因使他们在当今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中处于弱势地位,找不到收入高的工作,甚至就没有工作的机会和能力。因为他们从前所从事的主要是低技术的工作,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根本不可能从新再回到社会的主导产业中去,新兴的产业也不会向他们提供多少就业的机会。再加上城市贫困人口普遍受教育水平低,家庭包袱相对较重,婚姻状态不佳等等所形成的生活不利因素,使他们处于贫困状态。既然我们的研究找准了城市人口贫困的根本原因,那么,我们防止人口陷入贫困就有了针对性的措施:第一,要从结婚建立家庭开端,理智择偶、结婚择时;第二,加大实现优生优育的本钱投入;第三,增强教育投资,进步受教导水平;第四,重视健康促进与疾病预防计划的设计。在家庭微观层面做到这四个方面就解决了防贫的内因问题。第五,政府要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视角推动支持家庭计划的实行。即在城市人口防贫问题上还需要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在医药救助方面,对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预防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是科学哲学的一个因果性概念,可以作为人们意识城市贫困人口的属性和揭示城市贫困人口产生贫困原因的理论工具。“因果性概念是一种用于实际目的的工具。它可以处理直接可观察的事实。因果性概念告诉人们,我们总能够找到适当的原因来产生所渴望的结果。”

从城市贫困人口个人的客观方面看,一是由于年龄、性别、残疾、疾病等因素导致部门劳动者无奈畸形就业和加入市场经济运动;二是由于城市中部分劳动者的文明技术程度偏低, 或者因为产业结构的转型导致技巧过时,因此在工业结构转化的进程中轻易损失就业机会或陷入低收入状况;三是因为家庭劳能源少、抚育系数高,或者由于单亲家庭、祖孙家庭等特别家庭的特殊艰难造成贫困;四是由于劳动者过去长期处于无固定就业和无保障状况,或较迟到休、退职和被精简,以及下乡返城等原因导致目前无正式的就业机会,以至所失掉的保障水平偏低。从主观方面看, 导致贫困的主要原因一是部分下岗失业人员从前长期依靠政府和单位部署就业和收入保障, 构成了较重大的依附偏向, 缺少自我解困的动机才能;二是部分下岗失业职员对再就业的请求过高,不愿意或不适应通过非正规就业来取得再就业。正如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所以为,“造成贫困人口陷入贫困的根本原因是他们获取收入的能力受到剥夺以及机遇的丧失,包含低收入、疾病、人力资本不足、社会保障系统的懦弱无力、社会轻视等因素”。以上分析使城市人口避免陷入贫困供给了实践依据和工作重点。

贫困现象由来已久。在传统的农耕社会里,劳动人民生活普遍贫困。但是人们往往把贫困演绎为福气的安排,是一种多少乎不可改变的自然现象,也就没有研究的必要。把贫困作为一种特定的社会现象而纳入科学研究的范围,是近代产业革命当前的事。对贫困现象的研究,始终到20世纪中后期才受到学者们的重视。1945年,由中美英等50多个国家签署的《结合国宪章》,把“消除贫困”肃穆地写了进去。后来联合国又多次通过宣言、决定、举动纲领等,号召全世界各国政府和公民为“消除贫困”而努力,并把每年的10月17日断定为“国际肃清贫困日”,把1996年确定为“国际消除贫困年”。1这充足辩明消除贫困已成为国际社会的重要使命。我国社会学家郑杭生指出:“贫困和贫困人口的广泛存在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一个相称不和谐的因素,清除贫困和最大限度地缓解贫困人口的生存困境是实现全人类奇特富裕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一项必不可少的条件”。2所以,怎样来消除贫困、预防贫困是当今社会科学工作者研究的重要课题。在我国,伴随着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城市贫困人口也在相对增加。又由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制度转型和各种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变革,使计划经济时代在劳动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政府承诺和制度安排突然对某些人简直全都不起作用了,对这些人的保护作用忽然消失了,就使这些人沦为了贫困的田地,城市中的贫困问题日益突出,引起了党和政府及社会各界的高度看重。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有关城市贫困问题的研究越来越多,各级政府相应的反贫困措施也逐步出台。然而,在同一社会环境下为什么有些人会出现贫困,又怎么使反贫困的措施更拥有针对性和有效性?我们课题组为正确回答这些问题,以山东省三个城市为例对城市的低保人口(贫困人口的代表)的人口学特征进行了实证研究。由于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一方面可能集中体现这一人口的属性,是贫困的结果;另一方面,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又可能折射出这一人口之所以贫困的成因,是防贫的针对性所在。所以,我们研究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的重要意思在于,既可认为人口学的科学研究提供第一手的研究资料,又能够为城市人口的防贫、反贫工作制定政策提供可借鉴的理论依据。

人力资本理论真正形成始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1960 年,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舒尔茨(T.W.Schultz)在美国经济年会上发表了题为《论人力资本投资》的讲演,以此为标志确立了人力资本理论。舒尔茨将人力资本界定为“人民作为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能力”,“人力资本是由人们通过对自身的投资所获得的有用的能力所组成的”、“人力资本,即知识和技能”。作为人力资本理论的奠基者之一的格里·贝克尔(Gary Becker)则进一步发展了人力资本理论,他认为,作为人力资本不仅象征着才干、知识和技能,而且还意味着时间、健康和寿命。国内学者对于人力资本概念的界定,多认同舒尔茨、贝克尔等人的理论界定,并且也有一定的发展。人力资本是在对个别劳动力进行教育、培训、科研投资后造成的具有不同质的技能、技术水平和熟练程度的劳动力,它不同于一般劳动力。其内涵包括对简单劳动力进行的教育、培训投资和科技研发投资。科技研发投资之所以归于人力资本投资范畴,在于科技研发的主体是受过良好教育或培训的人,这些人可以通过制度翻新、管理创新、技术翻新实现资本的价值增殖。

(二)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的标准分析

第二,生育要实施绿色生育计划,加大实现优生优育的成本投入。生育计划不仅是生孩子的数量计划,更重要的是生育孩子的高品德计划。通过这计划生育达到人口再生产过程的遗传疾病防范,出生素质提高,进而为提高人口的整体素质打好基本。本人在十多年前就提出了“为社会可持续发展要实施绿色生育工程”,在2011年自己出版的《统筹解决人口转变之后续人口问题的机制与政策筛选》一书中,又对履行绿色生育的问题重彩浓墨作为一章强化论述。所谓绿色生育就是用绿色文化研究生育而提出的一个科学概念,其重要的内涵是指社会要为处于人口再生产周期中的人口供应无沾染的绿色环境,一方面让他们个体健康成长发育,一方面让他们为人口的再生产孕育精良的“种子”,生育健康的人口,从根本上解决提高人口素质的问题。绿色生育计划就是用绿色生育的理念来谋划生育孩子的全体过程。首先,已婚未育的人口工作生活的环境要特殊留神环境的绿色无传染。某些职业岗位的妇女在孕前需要调换工作,或者应远离甚至放弃某些职业岗位工作,这是生育的成本投入。第二,年轻要孕的夫妇要有优孕的生育理念,为优生做好计划准备。要从“三优”开始,即“优身、优时、优境”。优身即在怀孕前多少个月要优化人体的内环境,如疾病的预防、饮食营养、戒除酗酒吸烟的不良习惯,慎用药物包括不利用含雌激素的美容化妆品等。优时即怀孕时决定最佳生育年事,怀孕节令。优境即怀孕时要取舍畸形的天时、适合的外环境,恳求受孕时避开“太阳磁暴、地震、日月蚀、雷电交加”等之时。第三、已婚有孕的妇女要留心优孕的某些事项。如加强疾病的预防,未经医生同意,不要乱吃药,给胚胎发育发现一个良好的环境;要有一个好的心情;养成科学的生活习惯,绿色保险的生活方式等等。总之,绿色生育计划是家庭计划的基础,是将生育经济学的“成本—效用实际”运用于人口再生产提高人口素质使效用最大化的计划模式。也就是说,不任何一项工程计划的效用与成本的比价能比实施绿色生育盘算的效用与成本比价之大相比拟,生育孩子的成本与孩子效用的比价可能说是一本万利的。事实生活中有因工作、生活环境不好生育有毛病患儿的案例。那么,生一个健康的孩子与生一个有缺陷的患儿在效用上比拟将是无奈测量的差距。因而,实施绿色生育计划是防止人口陷入贫困的主要环节,在此进行资本投入是防贫的根本,是源头计划,其效用最大。

第三,加强教育投资,提高受教育水平。国家投资办教育,这是强国之本。同理,作为家庭进行教育投资提高子女的受教育水平是家庭发展的根本,是预防家庭陷入贫困的有效方法。教育使人学习常识、开发智力,增加才能,引导个体的发展方向,帮助个体对发展的多种可能做出判断和价值挑选,为人的终生发展奠定基础,是古代人进入社会适应社会失掉良好发展的重要条件。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家庭的兴衰同样是人的素质所决定。为此,国家在加大投资开办教育,民众要千方百计支持孩子受教育。贫困家庭一定要应用好国家助学贷款、免交学费等政策和形式,让孩子适时接受良好教育,这是防止贫困代际连续的有效手段。

本研究的对象是按政府对城市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来界定的。城市享受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领有城市贫困人口统计学的同质性、代表性。所以本研究选择了在城市享受政府赋予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为研究样本—城市贫困人口。本项研究采取的研究方式是抽样调查法,所应用的资料收集工具为调查问卷和量表。课题组在山东省具备代表性的济南、青岛与聊城三个城市,运用多段抽样,首先抽取了四个区,其中在济南市选取了两个区,即市中区与槐荫区,这是济南市低保户相对集中的市区。从青岛市和聊城市各抽取了一个具备代表性的区,辨别是市北区与东昌府区。其次,从四个区中抽取了14个街道办事处。最后,按照比例关系,在济南两区抽取900户低保家庭。从青岛市市北区和聊城市的东昌府区各抽取150户低保家庭。即从14个街道办事处共抽取了1200户的低保家庭。2012年7月5日至31日期间,课题组组织访员实现有效调查问卷1051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87.58%。之后,对收回的问卷进行了统计分析,现已把对城市贫困人口的调查统计结果已公布发表­,本文从入选取九个方面作为体现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进行分析,如下表1:

7、城市贫困人口技术技能缺乏。根据调查的结果可以断言,城市贫困人口的技术技能缺乏因此导致收入低微。表1说明,城市贫困人口通过学习获得专业技术证件的人只占19.6%,无专业技术证件的人占绝大多数,到达了80.4%。当今社会,经济的增加社会的发展所依靠的就是技术的提高,而个人的发展经济收入的提高同样也是依靠个人所存在的专业技术水平的高低。

3、城市贫困人口的受教育水平不高。城市困窘人口的受教育水平不高,是由咱们的调查结果与山东省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对照而得到的城市贫困人口的致贫原因之一。山东省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成果,山东省城市人口按家庭户户主的受教育水平如表3,文盲只占2.79%,小学的占13.707%,初中的占37.504%,也就是说受过初中及以下教育的人口占54.00%,受过高中教育的占24.785%,受过大学及以上高等教诲的人占21.21%。由表1可知,城市贫困人口(也是按家庭户主抽样的)中文盲占6.6%,小学学历的占10.6%,初中的占48.6%,即是说城市贫困人口受过初中及以下教育水平的占到65.2%,比对照的城市家庭户户主的考核要高11.2%;而受过高中(中专)教育的占27.6%二者差异不大,然而接受大学及以上教育的只占6.6%,比对照的城市家庭户户主的21.21%要低14.61%。由此得到一个论断:与总体人口比较,城市清苦人口接受高水平教育的(除小学组、高中组外)占比很低。接受教育水平低的人口占比高是当然的致贫起因。

所谓人口学特色是指人口学上所研究的人口的特点、征象、标志。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就是指城市贫困人口所存在的特点、征象跟标记,并且可能体现实在质属性和折射出其贫困的原因。因此,为探寻人口的致贫原因,向政府提供针对性强的防贫反贫政策倡导,我们将以调查获得的资料为依据,再比对城市贫困人口与总体人口的差异,对城市贫困人口的特征进行实证分析和尺度分析。

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点根据调查材料的整理可从九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五,政府要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视角,推进支持家庭计划的实施。一是要对各级卫生计划生育机构提出保障政策和要求,为要生育的人口优生优育、绿色生育提供条件和环境。二是要对家庭计划的健康促进和疾病预防给予支持,倡导社区发展形式多样的文体活动和爱国卫生活动,继而提高全民的健康水平,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发生。三是加强对劳能源资源的技能培训,提高他们的劳动技能、扩大就业、增长收入。这是防贫、扶贫“造血”式的有效形式。四是持续强化对人口的医疗救助特别是对于贫困人口的医疗救助、推动贫困家庭的助学贷款等措施的实施,防止人口贫困的代际传递。

俗话说,“吃不穷,喝不穷,计划不好就受穷”。这一语道破了防贫的真谛。家庭是社会的细胞,预防人口陷入贫困要从制定家庭计划着手。家庭筹划是一项以家庭为单位各自考虑其经济前提和妻子的健康状况而有意识地安排生养数和生育间隔的办法,又称家庭生育计划。20世纪30年代英国首先应用这一名称,当前逐渐在一些国家盛行。各国的家庭计划协会 (FPA)大都是民间组织。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和人口状况的不同,各国协会对家庭打算工作的着眼点也有所差异。除保护妇幼健康这一独特点外,西方发达国家更多地强调人权,认为夫妇有权自主决议家庭计划,很多发展中国家则认为家庭计划的目标就是限度生育数,等同于操纵生育。有的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把家庭计划工作纳入国家人口计划之中,更多的国度政府给予协会各方面的支撑。据亚洲18个国家的调查,在1960~1980年间,国家为家庭计划工作提供的经费,已从每千对夫妇年均不足 200美元增长到3000美元左右;每万对夫妇领有的避孕服务诊所或机构已由不到1个增添到7.5个。本文所指的家庭计划主要是依照家庭生命周期理论从家庭发展的角度制订家庭发展计划。家庭发展规划贯穿在家庭性命周期的各个阶段,其中心内容就是人力资本投资在每个阶段的计划。人力资本投资方案一旦实现,家庭人口就会有很好的发展,不会陷入贫困,从而全部社会也就会有好的发展,社会成员就能自在同等地享受没有贫困的生活。那么,要做怎么的计划?政府、社会和家庭必需摆脱事后残余式的扶贫工作,转以更为踊跃的防备性举措。

2、城市贫困人口的年龄结构浮现中老年化——“短纺锤形”。由表1对照表2剖析能够看出一个明显的气象:城市贫困人口在年龄结构散布上呈现为不均衡。在29岁以下的贫困人口只占随机抽样的4%;30至39岁的占6.9%;40至49岁的占50.5%;50岁至59岁的占25.7%;60岁至69岁的占7.8%;70岁及以上的人口占5.2%。山东省城市人口的年龄结构分布:29岁以下人口占城市人口的比重为41.21%;30岁至39岁占18.30%;40至49岁占17.27%;50至59岁占11.74%;60至69岁占6.48%;70岁以上的人口占5.00%。把城市贫困人口的年纪构造分布数据与城市人口整体年龄结构的数据做一对比统计考试,得到的χ2=121.516远大于P=0.01所对应的15.086数值。这充分说明城市贫困人口的年龄结构分布与整体城市人口春秋结构的分布极不相符,差别极其显明。40岁至59岁的共占贫困人口的76.2%。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向学界、政府对贫困概念的界定那样:“就经济意思上的贫困而言,所谓绝对贫困,是指在特定的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法下,个人或家庭依附劳动所得或其他合法收入,不能满足最基本的生存须要的状态(Rein,1970)”。既然是指在特定的社会出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下,个人或家庭依靠劳动所得或其余正当收入,不能满足最基本的生存需要的状态为贫困,那么考量的有无收入的人就应当是生产者而不是纯破费者。因而,所考量贫困的对象应当重要部分是中老年人口这生产者。中老年人口是家庭的主要生产者、有收入者。他们上赡养白叟,下抚养子代。家庭的贫困就是他们收入减少而导致的。如果家人只是纯消费者老人或小孩的话,他们就不仅是贫困人口了,就该进社会福利院了,也就不是本研讨的对象了。另外,当初又由于学制较长,局部二十九岁以下的年青人还处于学习阶段,生涯主要依靠其父母(中老年人口)和老年人一样几乎都是纯花费者。不问可知,城市贫困人口的年龄结构显现短纺锤形,绝大部分是中老年人口。

(作者:济南大学政法学院二级教养 陈岱云)

首先,要从结婚树立家庭开始,理智择偶、结婚择时。结婚象征着一个新的家庭的建破。婚姻当事人两者的素质决定了家庭以后的发展。所以在婚前配偶的抉择就成了关系未来家庭发展的关键。择偶要慎重,既需要当事人有精力准备又需要家庭为其做好物资筹备。婚姻大事不仅需要恋情做基础,进行感情投入,更需要有为未来家庭发展负义务的理智择偶、结婚择时。尤其是结婚要进行婚前检查,遗传咨询,不能结婚或延迟结婚的就不结婚或延迟结婚。这是优生优育的条件,关联到将来人口是否有良好人力资本的基础。否则,将为家庭的良好发展埋下基础性的隐患。

三、防止人口陷入贫困,要做好家庭计划,重视人力资本投资。

总之,城市人口的防贫不仅是个人、家庭的事,也是城市真正古代化及整个社会的事,关系到个人的发展、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因此,各级政府乃至全社会都要踊跃支持城市贫困人口发展家庭计划,主动采取措施,让城市贫困人口尽早脱贫,与全国人民一起进入和谐、幸福的小康社会。

(一)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实证分析

4、城市穷困人口基础处于无工作状况。作为工作是经济收入的手腕,没有工作就不牢固的收入。表1阐明在考察的城市贫穷人口中,有工作(有单位)的占7%,离、退休的占9.4%,失业、下岗的占31.7%,始终无工作的占40.5%,其余(灵活就业)的占11.5%。这其中,有工作跟离退休人员才干够有稳固的经济收入,只占其人口的16.4%,残余的失业、下岗等人口经济收入不稳定甚至无收入的占了84.6%。这恰是咱们所调查的人口产生贫苦的主要起因之一。

9、城市贫困人口的心理健康状况不佳,很多人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焦虑症状。由表1可以看出,在我们调查的城市贫困人口898个有效样本中,抑郁状况分布是12.9%的人口不存在显著性的抑郁(无抑郁或极略微),剩下的87.1%的被调查者呈现出不同程度的抑郁状态,其中轻度抑郁所占比重较大,占据效样本规模的41.1%,中度抑郁和重度抑郁的分别占23.1%和22.9%,即中度及其以上的抑郁症状患者占了46%。这说明,当前城市贫困人口中的抑郁情绪普遍存在,且程度比较严重。最后,从城市贫困人口的焦虑症状来看,26.5%的被调查者患有显著性的焦虑症状,这个比例也较高。焦虑症状的患者比例相对于抑郁症状的患者而言,没有显得那么普遍,然而,鉴于焦虑症状大多丈量的是较为显著或严峻的生理、心理和行为上的不适表征,所以一旦表现出来显著的焦急症状,往往成果较为严重。也就是说,对于良多患有抑郁症状的个体而言,尤其是轻度或中度抑郁症状的个体,往往不一定表示出较强的焦急症状,反之则不然。

5、城市贫困人口的婚姻状况不佳,离婚人口与丧偶人口偏多。被调查的城市贫困人口中,在婚的占61%比相对的整体人口在婚的82.06%低了21.06%;离婚的占15.0%,比相对的整体人口0.86%高了14.14%;丧偶的占13.9%比相对的整体人口的2.38%高了11.52%;未婚的人口占10.2%却比相对整体人口未婚的14.7的低了4.5%。产生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贫困人口经济上的贫困,个人素质偏低,导致婚姻不稳定,去世亡率较高;二是由于家庭贫困,一方难以忍受这种贫寒无望的生活,导致家庭破裂。一方嫌另一方(尤其是女方嫌男方)“没用”、“窝囊”,没有能力养家糊口,通常是导致贫困家庭夫妻离异的直接原因和主要理由。未婚的人口偏少是贫困人口呈现中老年化的结果。

二、城市贫困人口的人口学特征及其分析

四、结论与评估

1、城市贫困人口的性别结构处于基本平衡状态,贫困倾向于女姓人口的景象不严重。在随机抽样的贫困人口中,男性478占45.5%,女性572占55.5%。而山东省第六次人口普查人口的性别结构与此相比有差异,全省常住人口中,男性为4844.71万人,占总人口的50.57%;女性为4734.59万人,占总人口的49.43%。而山东省城市人口是28364984,男性14348347,占50.59%;女性14016637占49.41%。如以山东省全部人口的性别结构为标准进行统计学检验的话,城市人口的性别结构与总人口的性别结构是一致的,经打算χ2值是0.000016,远小于0.00016,则P远大于0.99,即二者的一致度大于99%。这说明人口的城市化不存在“性别鄙弃”。如以山东省全部人口的性别结构为标准进行统计学检修的话,城市贫困人口的性别结构与总人口的性别结构相比,χ2值在1.074~1.642区域,P介于0.20与0.30之间,大于0.05。这说明贫困人口的性别结构与总人口的性别结构之间基本一致,有差异。然而,差异不显著。可以说,城市贫困人口的性别结构处于基本平衡状态,女多男少,贫困倾向于女姓人口,存在收入“性别歧视”,但是不重大。这是因为当初城市妇女对就业的预期比较事实,能够比较快地调解心态,同时也相比容易进入服务行业,获得谋生的手段比男性好像要多一些,但是工资相对偏低,因此城市贫困人口在性别上的有差异而不显著。